可是中也的肉垫是软的啊

*恳请客官们别看这个...我非常不满意我的文采但想纪念我"曾经构思过这个脑洞"所以不想删掉但这篇文章真的很烂,别看了

*弃猫宰x野狗中

*兽化非拟人,6k字枯燥冗长ooc,慎入

 

_____________________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个指着他哭的人类小鬼了。

    太宰治咬着不知哪家餐台顺来的螃蟹腿,贴着墙角散步。因为实在很无聊,所以决定回忆一下刚才那家人看到身为黑色野猫的自己翻进阳台时的神情,想起夸张地喊着“不吉利”的人类男性,毛色黑亮的猫突然觉得很好笑。

    明明津津有味地咀嚼牛羊的尸块,却因为莫名其妙的传言连只小小的黑猫都害怕接近,该说是对未知力量的恐惧吗?一点也不帅气啊。

    然而这种乏味的事也许明天就忘了……啊,刚刚想说会忘了什么来着?

------------------------------------------

 

    总之今晚的月亮莫名的比平时要美呢,就这样盯着看的话就会发生好事也说不定。

    可是已经想睡了。

    虽然有点可惜,但姑且将这夜空作为今日记忆的最后一幕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啊,并没有成为最后一幕。

    因为柔和的月光而大意的黑猫君,现在危机面临中。

    冲他狂吠的两只疯狗让太宰治烦的想让自己暂时性耳聋。有点嫌弃地蜷起身体做出颤抖的样子观察了一下……看来并不是在觅食,而是需要一个可供撕咬的玩具罢了。

    也不是不能理解这种心情,毕竟自己看到经过的麻雀,也总想抓来玩弄。 

    因为飞来飞去的,太好玩啦。 

    可是被当成玩具什么的太麻烦啦而且好像很痛所以不要。

 

    太宰治对自己的智商很自信,老实说不难对付,只要稍微欺骗一下,能预测到的最差的情况也不过是牺牲一只耳朵的美观度。

    于是野狗们扑过来的时候太宰治努力摆出了瑟缩的模样等着他们上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可是现在该怎么说呢。

    太宰治保持着蜷缩颤抖的伪装看着眼前的激战,心情十分微妙。

    如果猫会写字,他一定把今天的日期记在爪子上。

 

    毕竟两只中型犬被一只比自己还袖珍的小型犬打跑什么的,太神奇了。

    若是生而为人说不定他还会打开摄影机录下来呢。

 

    总之那只从天而降的超凶小型犬现在吧嗒吧嗒跑来太宰治身边转了个圈,嗅了嗅,狗爪子热热的又刨了刨猫肚子。

    确认这猫并不是尸体后,猛犬(小)就这样转身甩着尾巴走了。是的,就这样用屁股对着他。

 

   “啊你……”

    “哦我知道,不用谢,再见。”甩着尾巴的犬类自顾自发表了潇洒感言。

 

    ……不是啊。看着擅自接话的猛犬(小),太宰治默默地把那句完整的“啊你为什么这么小呀”给吞了回去。 

    虽说这个体型容易让人想到吉娃娃之类的,但果然不对吧……看着这棕黑棕黑的不知该说杂乱还是帅气杂乱毛色,非要说的话,像狼狗。

    只要体型再稍微大一点,真的只要再大一点点,太宰治就会毫不怀疑的相信这是狼狗了。

 

    但现在眼下最要紧的事不是纠结品种,也不是想要道谢或者搭话。

    太宰治目不转睛地盯着那蓬松的狗尾巴毛随着行走一甩一甩……一甩一甩……甩……

    恩,之前说过什么来着,会飞来飞去的东西,太好玩啦!

 

    所以造型独特的小狼狗突然被啃了尾巴后,整条狗的毛都炸了起来。

 

    居然没忍住扑上去了吗……被小狼狗一爪拍翻的太宰治瘫在地上感慨。

    保持猫肚皮朝天的姿势歪头瞟到了摆出备战姿势的小狼狗,他猜测自己要是轻易爬起来那迎接他的绝对是猛犬一口牙。

    聪明如太宰在1秒内迅速调整了姿态,四肢一缩又回到了之前瑟瑟发抖的落魄小猫样。

 

    不得不说适时卖乖是有好处的。

    被啃了尾巴毛的小狼狗眯了眯眼盯着眼前写满了“无辜”的黑色猫咪,几番眼神交流后小狼狗停止了警告的低呜,他放松身体又开始甩起了尾巴,终于肯多跟这只陌生的猫儿说些话。

 

    “听好了宠物猫,我不管你是什么毛病,我的尾巴不是逗猫棒!”

    “赶快回家去,别乱来这种偏僻的地方瞎转。”

 

    “啊,请等等……”赶忙叫住又准备走开的狼狗。

    “什么?没事就快走吧别跟我说你迷路了,我可不想带你找家。”

 

    “所以说你搞错了。”看来这只小狼狗不喜欢好好听猫说话,太宰治选择打断。

    “那什么,这位小型犬君,我是野的来着。”

 

就怕空气突然安静。

 

    “……不是家猫?”在这条街道混迹多年,对哪个墙洞里有谁的窝一清二楚的小野狗磨了磨牙还是决定先忽视小型犬那个词。“我从没见过你。”

    “嗯嗯?啊,这个说来话长呐。”

    “啊是吗,那别说了,有缘再见吧。”

 

    太宰治突然觉得很不爽,这蠢狗是有多不待见他啊,这么不想跟他说话的吗。

    有缘再见?不要。惹他不爽这种事不报复一下就不是他的风格了。再说了就冲这只会甩来甩去的大尾巴毛也不能这么快就说拜拜。

    虽然讨厌但是很有趣啊。第一次体验这种心情的太宰治觉得非常新鲜。

 

“袖珍君。”

“你说谁袖珍!?”

“欸欸,可是不知道名字的话只能挑特征来叫了吧。我是太宰治。”

“……中原中也。”十分不情愿的自爆了姓名。

“哦。中也,我迷路啦~”

“刚说过我不会管你的,不是宠物就有点出息自己想办法。”没有注意到被亲昵的称呼了的中原中也没好气的开口,这只猫看起来弱弱的怎么说起话来这么难搞啊。

“真冷淡啊……我可是弱不禁风差点就要死在野狗围攻下的可怜小猫噢?”太宰治摆出一副受伤的样子,耳朵夸张地耷拉下来。

 

    “……”

    短暂的沉默

    “别装了。一开始以为是家猫所以无知无畏,”狼狗语气不善:“但果然你这家伙其实一开始就有办法对付他们的吧。”

    “哎呀中也个子小小的但是脑子却很好使呢。”太宰治很干脆的收起了卖可怜的样子:“被看穿了吗。”

    “虚伪的家伙。”中原中也不屑道:“名字也告诉你了,没事我走了。”

 

    “不是……等等中也我没有地方睡。”

   “关我什么事?”

    “中也我去你窝里住一晚怎么样?”

    “你就这样就地睡下也不会死的。还有别这么叫我!”被黏黏糊糊的喊了好几次中原中也才反应过来这个谜一样的称呼。

    “不要啊,会生病的。中也都那样帅气的救了我,却要看我因为寒冷而生病吗?”太宰治理直气壮地回答,末了还补了一句:“而且中也怎么说也是救命恩狗呢,直呼救命恩狗的名字难道不是很正常吗。”

 

    喂喂被扭曲的地方太多了都不知如何反驳了啊,中原中也有点脑疼。

 

    “所以说中也啊就先收留我一晚……”

    “理由。”中原中也打断他:“给个理由,靠谱点的。”

 

    “嗯……理由吗?”太宰治抖了抖耳朵

    “因为今晚的月色很美呀。”不明所以的话就这样说出来了。

    突然就想起了今晚感慨过的美丽的月色,所以这么说了。

 

    “……啊??这算什么啊??”文不对题的答案让这只野狗一头雾水。

    中原中也疑惑着抬头望向夜空,突然鬼迷心窍般的,心就软了。

 

    ……看在今晚月色的确不错的份上,就这样吧。

 

 

    结果黑猫君今日记忆的最后一幕不是美丽的圆月也不是疯狗的尸体,而是这只叫中原中也的小狼狗的绒绒大尾巴。一夜好梦啊,可喜可贺。

 

    狼狗先生倒是黑着脸忍耐着这只非要枕着他尾巴才肯睡觉的黑猫,想翻身都不方便,白白换了两个黑眼圈,闻着伤心听者流泪。

 

-------------------------------------------

  

    第二天醒来时那只猫儿早已经不见了,头边多出了一条造型恶趣味的小鱼干,中原中也嫌弃了半天最后还是用舌头把小鱼卷进了嘴里。

    别说,味道不错。

 

   之后没有没有特意见过面,但是迷之高几率的偶遇已经成了日常。

    中原中也觉得这只黑猫真的奇葩,不是在西街的小河边要跳河,就是在海鲜市场里明目张胆的抢大螃蟹被店主追着跑,有时候还能在女子高中的门口看见他在那蹭女学生的大腿打呼噜卖萌讨摸。

   而且每次一遇到就要来祸害一下自己,跳河后悔了爬上来就装虚弱挂在自己背上不走,偷螃蟹被发现了就把螃蟹往自己这扔害得自己也得跟着一起躲避海鲜店主的大砍刀,上午还趴在女高中生的腿上晒太阳,晚上就突然跑到自己的窝旁边说中也我已经睡惯软软的大腿了所以尾巴借给我吧。

 

 

    猫也是有自己的秘密的 。

    躺女孩子大腿什么的,并不是一直都是如此,要怪还是得怪那条狗尾巴,自从抱着尾巴睡了一次后软软暖暖的感觉一直很怀念.....抱着这样的心情,才开始去埋女孩子的大腿。

   只是再柔软的大腿还是不比中也的尾巴埋着舒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中原中也趴在一家屋顶上,不知是否因为与黑猫的初遇而发现了夜空的美,他开始养成时不时观察夜空的习惯,柔和的月光有时候能让他睡个安稳觉。

    尾巴传来异常又熟悉的触感,中原中也保持着赏月的姿态,懒懒地威胁。

 

    “你敢啃下去我就咬碎你的脖子。”

    “就是这么小气所以才会缩水啊中也。”

    “不牢你费心!”被戳痛处的中原中也咬碎一口牙。

 

 

    就这样偌大的屋顶上一猫一狗并排坐在那里,月光柔和伴随夜风的歌唱。 

    总觉得这种时候应该说些什么的中原中也组织了一下语言开了个头。

 

    “混蛋太宰,之前的‘说来话长’到底是什么啊?”

    “哦呀,居然有记得吗。我以为中也一点都不想听的来着。”太宰治惊讶的口气和平静的脸一点都不符。

 

    “其实很老套的,无非就是体验体验过当主子的快感,但是铲屎官换了一个又一个……中也你一定不知道人类有多复杂,他们一下摸着你的背说你惹人怜爱,一下又指着你的黑色皮毛说你会招来灾难。”

 

    “一时兴起买下我的小鬼和猫毛过敏的家长我也见过很多批了,新旧交替时那些人类手上纸币的臭味让我觉得还是西街右转那条河里的清香小螃蟹比较亲切。”

 

    “虽然能什么都不用做是很轻松啦,可以瘫一辈子坐等猫粮和纯净水,但是啊……”

 

    “实在太无聊了,就这样天天看着重复的东西直到死去太可悲了。还不如让我在被宠物商带回去之前就饿死在纸壳里呢……啊中也我一开始的确是野的哦,只是突然被宠物商带走了而已。”

 

    “那些商人面不改色的跟客人说我是自家猫生的幼崽呢。明明我的母亲应该早就在不知哪个巷道里腐烂了。”

    “所以就顺手打碎了那个人类家里的瓷器,理所当然的被扔出来了.....中也别这么看我,如果我不干点坏事就跑了的话,那小姑娘伤心了我可是会伤心的,毕竟我是绅士猫嘛。” 

    “中也有一点猜对了,我是有自信生存。说到底我本就是被扭曲成宠物猫的野猫....虽然现在看来该算弃猫也说不定?随意啦......那天的那两只疯狗啊,如果不是因为中也的话,没准就不是被你赶跑而是死在我手里哦。”

    太宰治就像在说小鱼干很好吃一样平静,然后眯起眼睛舔起了爪子。

 

 

    “确实不是什么新鲜的故事。”默默在旁边听完一切的中原中也打了个哈欠,简要的评价一句后卷成一个圆,瞌睡因让他想到什么说什么:

    “当过宠物竟然没被拿去做绝育吗,好几次看见你从母猫窝里跑出来,太糟糕了。”

    “……”太宰治语塞

 

 

    “中也啊,遇到你真糟糕。”黑猫突然说道。

 

    “……啊??每次都突然莫名其妙的说什么啊。不过我也刚好不喜欢你就是了。”突然被表黑的中原中也瞌睡边缘努力用剩余的意识呛回一口。

 

    沉睡后中原中也感到有什么东西靠在他边上,绒绒的暖暖的,也就懒得躲开了。

 

  

------------------------------------

 

 

    不妙了,动不了。

 

    中原中也被围在一群人类中间,爪子被捕网勾出了血,一支指甲已经在挣扎中被生生掰断,脖子旁被打进了不知道装有什么液体的针管。

    这些面孔他认得。无良的商家为了降低成本会来这些地方抓捕流浪的动物来充当新鲜的食材,哪怕知道这些动物体内携带对人类致命的病菌也毫不在意。

 

    说不好今天自己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麻醉开始发挥效果,中原中也无力地用意志支撑自己的前爪。

    不甘心啊……

 

    世界陷入黑暗。

 

 

-------------------------------------------

 

 

    “这就是人类常说的‘风水轮流转’呢。”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中原中也猛地蹦起来。

 

    眼前放大的猫脸把他吓得往后又蹦了一步。太宰治好笑的看着一脸‘我在做梦’的中原中也,翘直了猫尾巴得意地看着他。

 

   “中也你知道那群人看见猫把狗叼走这种惊悚的场景的时候是什么表情吗?”不用看都能知道黑猫现在笑盈盈的样子。

    “我就说我后颈这么痛是不是你给叼的!?”

    “居然比较在意那个吗........我救了中也哎。”

    太宰治伸了个猫式懒腰,中原中也看着眼前弯成一条的猫猫虫,突然明白了为什么都说猫是水做的。

 

    “啊啊居然是你这家伙吗……总觉得哪里很不爽。”稍微整理了下思绪后,猜到自己八成是被太宰治以一种很匪夷所思的方式叼回来的中原中也内心纠结了很久。

 

    “报酬呢。”

    “哈?”

    “呜哇!居然理直气壮地说了‘哈?’……很早就很想说了,中也你这么小气以后是没有异性愿意跟你交&配的。”

    “我也早就想说了这种事不用你操心!”中原中也觉得自己有一天能被这只黑猫气死。

 

    “唉的确不用操心反正你以后也……没什么。话说中也啊。”

    “又干嘛?”

    “我发现啊,我们也算互相给了对方一条命,不如以后你的窝分我一半吧。”

 

    “…………你到底对我的窝有什么执念啊。”中原中也已经懒得吐槽关于救命和分窝有什么联系了。

    明明有一堆母猫请着回窝不去,总想方设法跑来自己这蹭地盘做什么。

 

    “谁知道呢……”太宰治想了想

    “因为‘今晚的月色很美呀’怎么样?”

 

    “这个理由你上次用过了,而且这算什么无厘头的理由啊。”

    狼狗摆出威吓的表情:“而且我牙齿很尖的你不怕我晚上做梦饿了顺便把你吃了?”

    "是吗?”太宰治看着中也龇牙咧嘴展示自己一口好牙,两颗虎牙有点显眼,然后他突然感觉心脏被副好牙口轻轻咬了一下。

 

    “可是中也的肉垫是软的啊。”

 

    “……所以你老是莫名其妙的在说啥啊?”

 

--------------------------------------------

 

    那自己到底是中了什么邪才会两次都接受了这种不明所以的说法啊……

    狼狗无奈的看着挤在自己旁边肚皮朝天打呼噜的大黑猫,纠结了半天也没纠结出个所以然来,索性爪子一趴也睡下了。

    待他完全陷入沉睡,整条狗从一开始乖巧的趴地变成舌头外吐四仰八叉的姿势后,本应打着呼噜的黑猫却不知从何时起坐起来在旁边看着这只睡姿豪放的狗憋笑。

    虽然以前也有饲主家养过喜欢放飞睡姿的宠物狗,但能凹成这个样子中也也算是高手了。

 

    那么我开动了。

    太宰治踩着猫步轻轻走到这只小号狼狗的爪子旁,再伸出自己的爪爪轻轻一按。

 

    恩,肉垫果然是软的!

 

--------------------------------------------

 

 

    等中原中也一觉到天明发现自己肚皮上压了一只大黑猫而且自己的爪子还被啃在对方嘴里那也是后话了。

 

 

-END-

 

 

------------------------------------------

 

闲聊:

试了一下后越发觉得会写文的大佬真太tm厉害了,我光搞这么一出都觉得要秃。

事情的起因:我是猫X狗派,但是双黑大部分都是狗宰猫中,大概是为了尊重体型(被打)……然而我还是觉得精神层面的话猫宰狗中也很合适……就试试看了。

也就是说,是私心(不要脸.jpg

中也被抓后的营救过程其实我脑内已经演好一场大戏了,但是...写不出来orz 劳烦你们自己脑补一下黑化宰智商全开了....

 
评论(30)
热度(162)
 
© 混沌骑士 | Powered by LOFTER